职工文化 当前位置:首页>>职工文化>>正文

年的味道

作者:李羽 来源:成都院 发表于:2023年02月08日 文章点击数:3794 【打印】

年的味道是从什么开始的呢?有人说是孩童放了寒假开始结伴撒欢,也有人说是在外的游子提着大包小包归家,在我心里是一餐热气腾腾的“刨猪汤”。

“刨猪汤”,是四川农村地区常见的民间习俗,每逢快要过春节的时候,主人家吆喝一声“明天到我家吃刨猪汤”那准是一个热闹劲儿。

“刨猪汤”顾名思义是吃猪肉,每年腊月间,农村几乎家家都要欢欢喜喜杀头年猪,准备过春节。这个猪是有讲究的,一般来说都是自家靠粮食喂养长大的猪儿,专门用来过年的时候吃的。杀年猪是一桩很隆重的事情。先要“瞧日子”,作为家中的长辈,四伯会翻开“老黄历”,确定好杀猪的日子。家里瞧下了日子,接着便是去请杀猪匠,村子里一般都有专门的杀猪匠,如果和周边四邻日子有冲突,还要一起协商谁先谁后。请完杀猪匠,接着就是要找帮忙揪猪、按猪的人,这一部分人要年轻力壮,要胆子大,如果力气不大,胆子太小,不能做到猪刚刚出猪圈就把猪按住,那么猪可能就会跑了,要费一番力气把猪揪回来,耽搁了时间。

要杀的猪,一般都要特殊优待几天,吃最好的食,目的是为了催膘,其中也有怜惜之意。临杀的头天,便停止进食,这样,洗剥时粪便少些,弄得干净。年猪的重量既包含着父母辛劳一年的成果,又承载着对新一年期盼。

一早,父母便开始忙碌。母亲忙着烧水,父亲给众人散烟,父亲不抽烟,散烟时也只是在傻笑着。杀猪、刨毛、开膛破肚、卸肉、剔骨,一切井然有序,血旺和下水也会收拾得干干净净的。接着便是称重,猪的重量是检验父母一年辛劳的最直观表现,这时大家往往聚拢一起,纷纷想第一时间看看到底有多重。第一箩筐重量出来了,178斤,第二箩筐165斤。“好的很,好的很,今年你们家的猪肉怕是吃不完了哦。”在邻居的欢笑中,父亲手里的烟也散的更勤了。猪肉倒是不怕吃不完,因为每块肉的归宿早已在父母心中有了打算。最好的二刀肉和排骨肯定是散给城里的亲戚,猪脚一般由我和姐姐平分,其余的或称为香肠或变成腊肉。

接下来便是最热闹的吃“刨猪汤”,邀请亲朋好友周遭四邻到家里来,家里已十分热闹,刚杀年猪做成热腾腾的刨猪汤以及其他配菜款待亲朋好友,这是兴;辛苦一年,有肉吃,祝福来年红红火火,这是旺。边吃边谈,拉拉家常,无论怎样大家都想着互帮互助,这是情。在外打工年轻人也回来了,大家互相聊聊近况联络友情,吃了酒还有兴致讲讲来年的宏伟大业,这是乐。所以这种“吃刨汤”文化,能沿袭至今。

母亲关于杀年猪的电话已经来过了,可惜今年是无口福享受这年的味道了。

版权所有:四川省煤田地质局一三七队 办公室电话:0818-2677137  2658844(传真)
地址:四川省达州市南城华蜀南路198号 邮编:635006 电子信箱:137dzd@163.com
蜀ICP备12027183号 达州市达川区洪元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提供技术支持
网络经济主体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