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生活 当前位置:首页>>企业文化>>文化生活>>正文

雪域高原的记忆

作者: 来源: 发表于:2013年11月21日 文章点击数:3432 【打印】

     在开心项目野外工作即将结束之时,心里不凡呈现一些似乎渐逝但又无法抹去的往事,高兴的、烦心的、担心的、感动的……总之,思绪纷绕,感慨万千。
    最烦心的事是一天多变的天气。当你刚才还在感受夏的强紫外线的阳光照射时,突然一阵凉风袭来,顿时让你身感一丝秋的凉意;在你还没有从秋天中回过神时,天空已昏暗下来,四周被阴霾笼罩,随即便是冰雹或大雪光顾,让你感到冬的寒冷;在你正想找这个地方躲避一下时,天又转晴,和风絮絮,让你享受春的惬意。就这样,让你“享受”一天中的春夏秋冬四季。
    最担心的事是项目部所有人员的安全。每当我看到或听到又有地质人员或游客出事时,我心立即便会高度紧张起来。要知道在我们到唐古拉山开心岭项目还不到2个月的时间里,就看到3次这样的悲剧发生。其中一次是8月上旬一名年轻大学生骑自行车去西藏旅游,在翻越唐古拉山山口时,由于严重的高原反应,不到2小时的时间便失去了年轻的生命。另一次是江西地质学院的两名地质人员在沱沱河附近的铅锌矿资源勘查项目进行探槽编录时,由于槽壁垮塌将两地质人员活埋而夺去生命。最近的一次是9月15日,青海地质五院在沱沱河进行铜矿资源勘查时,一名地质人员在刚从格尔木到达工地不足4小时的时间里便因高原反应不幸离去。纵观近三年来在沱沱河地区进行地质勘查的地勘单位,每年都出现了地质人员失去生命的安全事故发生。当地人在讲述由于这几年大量的地勘队伍涌入沱沱河地区进行资源勘查或科考,打破了这块神密土地已往的宁静,使其大地在怒吼、在诅咒、或许成一种宿名。当然我们不太相信这种说法,但每每听到或看到这些事情,心情便无比沉重,所以一旦项目人员谁生病了或出现高原反应的症状时,便会刻不容缓上医院诊治。
    最欣慰的事是大家能团结一心。在人和车连一起小的安全事故都未发生的情况下,顺利圆满地完成了项目任务。由于本项目工作地平均海拔4800米,最高为5300米,最低为4550米,又是纯藏族居住地,工作环境的艰苦及工作的艰幸就不必多说,况且项目人员除本人之外,其他项目成员都是第一次涉足青藏高原,首次在如此艰苦的的工作环境工作,是多么的不容易,但大家始终保持乐观的精神及饱满的工作热情,尽职尽责地工作,正是有了他们的幸勤付出才使得项目的工作得以顺利完成。
    最麻烦的事是同当地藏族老乡进行协调工作。要知道藏族人具有认死理、易反脸、受不得欺骗、对外来人充满敌意、喜欢滋事、他们跟你没有太多道理可讲的特点,但一旦获取了他们的信任,他们就会对你信任有加。要知道在藏族工作地区,说话管用的往往不是乡镇领导或县级以上的领导,而是他们的最直接领导村长。我们在项目一进场时,先就拜访了当地的镇长、村长。所以在我们进行野外地质填图的1个月时间里没遇到什么麻烦,倒是同我们相邻工作区的四川地调局的有4个车子在草原上跑了一下,直接罚款2万元;还有就是青海地质五院的车子被陷找了一个车子去拖而路过了不到8公里的草原,就被罚款1万元。还有在我们工作区南侧进行开心岭铁矿开采的湖南兴资公司,说该公司开采没有经过他们的同意,破坏了他们的草原,最后罚款60万元,并将他们赶出场。而我们在填图快结束时,村长亦带人找麻烦,说我们在他们草原上跑了1个月什么都没给,其他地质队又是缴罚款,平时还给他们送油送米的,说我们也得缴钱,我们解释说我们的车子所走的地方都是有路的地方,没有在他们的草原上随意跑,他们不由分说非说我们的车子在他们草原上乱跑(其实他们自己清楚,我们就没有乱走,如真的走了他们肯定当时就会抓住我们),当然最后通过镇上的领导在没有交钱的情况下事情得到了圆满解决。还有就是我们要在他们的草原上施工槽探,他们开始讲如施工了800米以上的槽子草原补偿费要1.5万元,小于800米的要1万元的赔偿费,我们给他们讨价还价讲了大半天他们就是不让,说其他地质队还赔偿得高些,在我们执意坚持的情况下,惹恼了他们,他们直接走人不谈了,还摞了一句,我们不要你们施工了,在快谈崩的情况下,我们软泡硬磨才将他们留住继续谈判,最终以超过800米/槽子和小于8000米/槽子都要他们所定的一定数额加上实际超过的计价,才将事情解决。
    最艰难的事是复杂的地质技术问题。在青海这边工作,不比四川等地,基础资料很翔实,一些项目在很大程度上可直接利用以往区域资料就可解决问题。而青海由于高寒缺氧、人迹罕至等历史的原因其地质基础工作很薄弱(现在这边能用到最详实的地质资料也就是1:20万的区域资料,除此有价值的资料就廖廖无几,即使近年来青海省本地的一些地勘队伍在局部地区作了一些基础地质工作,他们也是将资料掌握自己手里,不上交相关单位备案)。同时又因青海境内地处具有“隆起时代最新、地质构造极复杂”的地球第三极的青藏高原,加之中央相关部门规划将青海打造成中国的能源基地后,就有来自全国各地的地勘队伍峰涌而至,从而给青海本省的地勘队伍造成了很大的紧迫感。所以你要想从他们那儿搜集一些资料比登天还难。另外青海工作亦不比四川,一旦遇到一些复杂的地质问题可以请单位的老专家到现场指导,青海这边就只有靠自己反复的跑、反复的推敲才能把问题解决。
    最高兴的事是在我们的工作区内发现煤层,顺利完成了野外地质工作,达到了工作目的。
    最感动的事是队长向昆明一行来我们工地看望慰问大家。9月26日,向队长一行从格尔木出发经过5个半小时的行程于当天下午2点到达项目部,饭后便一刻未停的坐车1个小时车前往我项目工地视查。在检查完工地后又立刻返回项目部同项目人员开了个简短的工作会,并对项目部下一步的技术工作和安全工作作了进一步指示。在一切工作安排妥当后已是下午6点半了,并坐车返回了格尔木。要知道这毕竟是高原,在我们初到项目时因大家感到头胀,便休整了2天后才正式启动工作,而向队长不顾路途的颠簸及高原缺氧的恶劣气侯来慰问及指导工作,我们项目成员无不感动,深受鼓舞,大家心中暗暗鼓足劲,要把接下来的工作干好,并顺利地完成了项目余下工作。
版权所有:四川省煤田地质局一三七队 办公室电话:0818-2677137  2658844(传真)
地址:四川省达州市南城华蜀南路198号 邮编:635006 电子信箱:137dzd@163.com
蜀ICP备12027183号 达州市达川区洪元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提供技术支持
网络经济主体信息